无雪之地

无雪之地

最新更新:第 14 章 阿雪(含入v公告)(2024-05-14 06:54:07)

《无雪之地》简介:
|风情万种妖女×冷漠狠辣家主——“他们谁也没能走出那片无雪之地。”许珈毓跟了江泊雪整整三年。除去脾气有些娇纵,几乎算是一个完美情人。——直到江泊雪要结婚了。新娘当然不是她。他们的情人关系至此结束,他冷漠说分手。许珈毓拿着他给的钱,搭上出国飞机。临上飞机前一刻,她拨了拨头发,眉眼动人,红唇妩媚。她挑眉笑问江泊雪:“你要把我忘了吗?”眼前男人通体都是精心剪裁的西装,五官凛冽,面容淡漠冷峻。他不甚在意地扫一眼她腿弯裙摆。廉价的质感,令他着恼的鲜红。江泊雪无比想笑:“我不觉得许小姐同别的女人比,有什么不同。”“是么。”她红唇笑容不变,“那就试试看好了。江先生,我赌你忘不掉我。”说罢,她转身,毫无留恋上了飞机。而那时的江泊雪,只觉她自命不凡。他依旧坐稳他的江氏家主,并不太把区区一个女人的话放在心上。那一年,临海市降下最后一场大雪。江泊雪拂去袖口雪花,如同送别许珈毓。他冷漠到底。可不知为何,在那几年不下雪的临海冬季,江家家主频乱思绪,想起的,却是那年冬天,许珈毓雪中离去,窈窕的身影。-几年后,她从国外归来。再次相见,是在海庭他的宴会。权贵云集,许珈毓仍旧一袭红裙娇娆,陪酒卖笑。她三次吐烟,笑看对面男人死死盯住她喂酒的细白手腕,眼眸里迸射出的愤怒火光。那是江泊雪头一次失态。素来冷漠寡言的江家家主砸掉酒杯,忍无可忍地攥住她手腕,将她拖入偏僻房间。他咬牙切齿地问她:“你怎么还敢回来?”许珈毓手指轻点他胸膛,笑得迷离。记起几年前他的话。“我还以为江爷真把我忘了。”她轻佻勾着红唇,吐息幽幽落在他颈侧。是他午夜梦回无数次里,最熟悉的场景。“看来是没有。”-|破镜重圆,暗恋成真。|v后日更,已全文存稿,放心入。*预收文《洒江天》,下一本,夏天开,文案:再次见到李潇,是在医馆,他带着个孩子来看病,小孩仰头,稚声喊李潇:“阿爸。”陈蝉衣下针的手发抖。想起年少时,旁人嚼舌根说他们不相配,李潇会踩着那人肩膀,笑得痞气而冷倦:“我和她哪里不配?”如今,倾盆大雨里,男人支起长腿倚着墙,眉宇凉薄,姿态倦懒,看她的眼神冷寂到没有一丝波澜,陈蝉衣平静上前:“你当时没说分手。”“那你现在看出来了。”李潇扯出一抹淡笑,“陈蝉衣,别犯贱。”他自然接过身边女人臂弯布袋,陈蝉衣愣在原地。原来七年到头,真的只是转瞬一场空。那年,她接受家里安排的婚姻,嫁给京城赫赫有名的商人,未婚夫带她前往京城那一夜,暴雨,车辆行驶过雨夜道路时,身后响起尖锐轰鸣。他们被硬生生逼停,陈蝉衣打开窗,透过潇潇雨幕,看见那道熟悉身影,——浑身湿透、踉踉跄跄,向她奔来。-最初喜欢陈蝉衣那些年,很多人说他们不长久,李潇对待流言,下手极狠。朋友不信他动情,问他能做到什么地步,少年点烟,火苗“啪”地映亮那张锋利侧脸,他低眸,懒散地笑:“倾我所有。”后来,他的确倾尽一切,却也失去资格。他想过她会过得很好,起码不用跟着他遭罪,她喜欢谁不比喜欢他好呢?然而那年暴雨天,她细声细气问他能不能不分手,他却听见自己冷声让她走的那一刻,李潇抬唇,雨水里骤然湿了眼眶。-|破镜重圆,彼此初恋|后期文案可能改,文名不改,设定不改。|那小孩当然不是男主的。 !

推荐阅读:你的愿望我收下了[快穿]七十年代小娇媳怪谈都说我是个老六在年代文选择摆烂[七零]大奥术师她今天赚钱了吗和教授闪婚之后继室千金大唐第一太子我阿爹是年代文男主对照组穿成阴郁万人嫌早死的白月光[穿书]寒雨连山的全部作品

《无雪之地》最新章节

《无雪之地》正文